casde5

这儿c
非常菜
学习扼住了我的咽喉【痛苦】

请大家在我活着的时候多来找我玩!

随缘扩列www想找我玩可以私信我!

【胜出】妄想感伤代偿連盟

#BGM:妄想感傷代償連盟  





“我最讨厌小胜了。”



爆豪震怒的把绿谷出久摔到墙壁上,他的表情是抑制不住的狰狞,目眦欲裂。他揪着绿谷出久的头发,压低了声音阴沉的问道:“废久你在说一遍?”



“放手。”



“哈?!”



绿谷出久面无表情的把爆豪胜己的手推开:“小胜请不要这么粗鲁。”爆豪胜己才意识到,他的废久还从来没有这么和他说话过:“要不然会没有人喜欢的哦。”



爆豪胜己有些怔怔的望着他,眼前的人一下仿佛变得非常陌生。绿谷出久轻轻的把他推开,他只能呆愣在原地静静地望着那个人的身影在遥远的地平线中消失。



时候正是冬至,呼出的气都会变成白色的雾团弥散于空气见。爆豪胜己动了动嘴,却卡了一下,发不出任何声音。



“喂.......”



他应该把他的废久追回来,爆豪胜己这么想着。冬日的阳光很温和,暖洋洋的,但他仍觉得全身刺骨的寒冷。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偶尔路过两三个人也只是会偏头疑惑的看怎么会有这么像英雄爆杀卿的人。



爆豪胜己的脖子上还围着的是废久织的围巾,是很蓬松柔软的触感。他抓起毛巾猛吸了一口气,随机有些茫然的伫立在原地。



这本来应该是不属于爆豪胜己的时候,他刚硬,坚强,全身上下没有一块柔软的地方。他靠他几乎执念的,过于尖锐的自尊心踏平了人生一次又一次战争;他付出全部的努力,顽强的追逐着胜利。


爆豪胜己的人生没有失败的时候——本该是这样的。



呆站在这里不是爆豪胜己的作风,爆豪胜己漫无目的的走着,被白雪覆盖的城市寂寥无声,空旷的地平线无限的朝着彼方蔓延。



没有什么景物,只有日复一日的钢筋水泥搭建的巨大怪物盘踞在道路两侧,延伸,延伸,一直延伸。放眼望去都是一样的场景。踩在白雪上所形成的脚印,也一会儿就会消逝不见。



爆豪胜己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走到了折寺中学的门口,就算要去哪里他竟然会仍不住走到与废久有关的地方。



他想怎么会这么巧呢,真的巧得过头了。他和废久从小一起长大。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


甚至长大了也是一同成为职英。他曾经以为废久很好理解,但却发现那个书呆子,他根本看不透绿谷出久在想什么。


存个档

妄想感伤代偿连盟

和 one off mind 都好好听啊呜呜呜

我好纠结

我都好想写

呜呜呜

来个人理理我

【胜出】在网游世界追捕犯人是否搞错了什么

#这可能是一个暴露我本性的沙雕文

#我说这本质是个搞笑文你信吗

#时间线在他们刚刚成为职英的时候

#原梗来自银魂





1.

说实话,绿谷出久对于这个风靡全国的网游还是非常好奇的,这个游戏的名字叫MHA,是款虚拟角色扮演游戏,故事背景发生在MHA大陆,世界观类似于成为勇者打败魔王拯救世界这样的。客服端将通过摄像头扫描你的身体数据,并配对适合的角色和能力。绿谷出久打开了游戏的介绍页,翻下去浏览了一下。



“原来如此........还有驯龙师这样的职业吗!”绿谷出久不由得发出惊叹,来到雄英这几年他一直没有接触过网游,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对网游这种东西还是相当感兴趣的。



——不过,绿谷出久作为一个靠谱的成年男性,玩这个游戏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休闲娱乐。最近有证据显示特大盗窃团UNI在这个游戏中出现过,所以这次的任务就是在网游世界中寻到UNI的踪迹。



绿谷出久默默的看着进度条加载中的游戏界面,神情一片凝重。在诺大的网游世界里寻找人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但至少他有那些罪犯时常出没区域的资料......



加油!绿谷出久!



游戏加载页面完成了,绿谷出久怀揣着紧张又兴奋的心情进入了游戏。



首先取个名字好了。



绿谷出久盯着游戏初始界面,努力思索着要给自己起什么名字比较好。



就叫【欧鲁麦特后援会会长好了】



“叮”的一声:“系统提示:您三秒内未操作,系统默认人物名【小天使】,请点击【确定】或【下一步】进行人物属性分配。”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玩的可能真的不是什么正经游戏。




2.

这个游戏的安排真的没问题吗!倒是给我尊重一下玩家的意愿啊!


绿谷出久咬牙切齿,我对欧尔迈特的爱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岂可修!


于是绿谷出久默默的重启了游戏,正在他得意的想这下总可以改名字了吧的时候——



“系统提示:请进行人物属性分配。”



好吧,看来他对于欧鲁麦特的爱也有输的一天。




3.

绿谷出久忍辱负重的捏紧拳头想: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没事,我相信这个游戏一定还有能玩的地方,这么多人都在玩,相信这一定有它独到的魅力所在!



绿谷出久以他特有的乐观一下快乐了起来,听说这个游戏和现在社会一样也会有随机个性分配,真期待我会有什么个性~



他点开人物界面,一个绿发小人就站在那里,于是绿谷出久心机的把小人脸上的雀斑点掉了,然后默默的在属性栏中把身高调高了几厘米。



“唔.....还不错。”绿谷出久稍微有点担心会不会被人认出来,后来抱着侥幸的念头想了想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可能吧。



好了.....是时候看看自己有什么能力了,绿谷出久想想还有些小激动,于是他闭上了双眼。


“叮”的一声,页面打开了。


绿谷出久猛的睁开了眼。


【性别:男(可选择)】


【姓名:小天使(不可选择)】





......


【能力:无(不可选择)】



绿谷出久想用一击one for all小拳拳把这个游戏制作人锤进地里。




4.

绿谷出久怀疑自己真的是被这个游戏针对了,他不死心的打开游戏介绍页,寻找多年终于发现了一行白色小字。



【极少概率玩家可能是无个性,概率为100000/1】



绿谷出久:呵呵





5.

没办法,游戏还是要玩的。绿谷出久想起了以前fgo抽卡沉船的时光,不由得泪流满面。



我真的那么非吗......



他有些真切的怀疑人生,就在怀疑人生的时候,他的角色降落到了一个类似新手村的地方。



没办法,安安心心去打史莱姆吧。



看了一下地图,那个叫【*之领域】的地方是60级的时候才开放的,为了快点进入那里,他应该要好好练级才是。


他认命的到新手村和蔼微笑的大爷哪里领了一把新手剑,走到村头,他回望了一眼村内,心中顿时徒然升起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之感。



森林寂静幽深,他试探性的往里面踏了几步,居然连一只怪物也没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感到奇怪,按理来说,这种边缘地区应该会有低级小怪出现。于是他又试探性的迈了几步后,觉得应该没危险就操纵着人物一直向前。



【deku世界第一可爱:你他妈没长眼睛吗!!!】


啊!糟了!撞到人了!



他刚想道歉,一抹黄色就直直撞入眼帘。


眼前的角色一头淡金色的头发,一双猩红的眼睛。但是最让绿谷出久感到怪异的绝对是他头上顶着的那个【deku世界第一可爱】的红名标识。



应该......不会吧?


绿谷出久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tbc----



关爱空巢文手

感觉没有想的那么搞笑惹.....

文力,我要文力,我要变成万人迷!【不是

【胜出】意外事件

#是没有和AB很大关系的AB
#都能接受就请往下




绿谷出久就算在迟钝也能明显的感到他的幼驯染此时是真的很不对劲。


 


他的鼻子很不灵敏,这是当然的,因为他是一个beta。但是此时爆豪胜己喷到他脸上的气息都是温热的,带着一点血的腥味。


 


绿谷出久欲哭无泪,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所以第一次出任务就要遇到这种情况啊。


 


爆豪胜己的第一次任务搭档居然是绿谷出久,这让他很不满;第一次执行任务居然是因为看烟花的人太多需要疏散这样搞笑的理由就让他更加烦燥,全程几乎就是摆着一个恶人脸活活的把人潮吓退的。


 


该说真不愧是小胜呢........绿谷出久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情,他叹了口气。想起了之前爆豪胜己把小孩吓到屁滚尿流的场面,他在心中暗暗祈祷:请这次小胜不要把小孩吓哭。


 


的确是没把小孩吓哭,想到这时的绿谷出久悲愤地闭上了眼。


 


他觉得自己要哭了。


 


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主角出行必出事规律作祟,或者是出行前他和妈妈说的:“这个任务很轻松不用担心的!”flag实现了。这么简单的任务居然也有敌人!


 


敌人不过节的吗!


 


好不容易的国庆到是给我休息去啊!不要在来增加英雄的工作量了!


 


结果好好的一场烟花表演成了大乱斗,幸好人员已经安全梳理。残砖断瓦夹杂着灰尘呛得他喘不过气,他找了一处残骸随地坐下。战斗服有点破损,小石子硌的裸露的肌肤发疼。天气是阴沉的,席卷着些浓闷的血腥味,绿谷出久只觉得胸口发闷,压抑的气氛扰的他心烦意乱。


 


突然背后突如其来的一掌让他没有防备的栽进乱石堆里,露出来的肌肤没有预警的碰到粗糙的地面,绿谷出久不禁吃痛一声。爆豪胜己几乎是直接压了上去,粗重的喘息声在一片静谧中显得分外暧昧。


 


爆豪胜己也受了不少的伤,腰腹间到背部的衣物直接裂开了,他的眼睛红的骇人,像是一头失去了神智的野兽。


 


“小.....小胜?”绿谷出久小心翼翼试探性的问道,他手腕被爆豪胜己死死的攥住压在地上,背部与地面上的小石子摩擦硌得难受。


 


爆豪胜己像被点了火的炸药一样急促的喘息了起来,他发狠似的死死咬住了嘴唇,肌肉抽搐的艰难的从牙缝里隐忍的挤出两个字:“闭嘴......!”血腥味丝丝在嘴里漾开,信息素简直像爆发性一样的以爆豪胜己为中心散发开来。


 


绿谷出久其实是怕的,爆豪胜己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吓人。Alpha的信息素对于beta也是有影响的,何况是像爆豪胜己那样的顶尖Alpha。在那样的信息素压迫下,绿谷出久简直连呼吸都有些艰难。


 


小胜是.......提前进入发情期了吗?


 


绿谷出久死命的转动脑筋想着怎样能让爆豪胜己镇定下来,一个发情中的Alpha不亚于狼虎野兽。其实一个发情了的alpha不算可怕,一个发情了的爆豪胜己才是最可怕的。


 


天地良心,绿谷出久指天发誓,他一点也不想帮他关系不好幼驯染解决什么生理问题。他是憧憬爆豪胜己没错,但这不意味着自己就要被上啊!


 


他用力推爆豪胜己想把他推起来,下一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咬住了嘴唇 -- 之所以用咬,是因为用亲吻实在不太准确。爆豪胜己锋利的犬牙直接刺破了他的嘴唇,血的腥味在嘴唇里散开,又苦又涩。他脖子被人抵住死命往上按,头磕着地板摩擦,舌头在嘴巴里搅动着,扫过唇齿,掠夺空气。像是标记领地的野兽,肆意妄为的抢占土地。


 


绿谷出久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平时那双清亮透绿的眸子失了焦距,呈现涣散的墨绿。这实在算不上什么美好回忆的初吻。吻到意识模糊的时候,爆豪胜己终于放开了他,唾沫粘连着牵出一条银白色的丝,显得分外色情。绿谷出久有点痛苦的咳嗽起来,新鲜空气争先恐后的涌进了鼻腔。


 


“小胜你疯了!”绿谷出久简直不敢相信,他刚刚和他的幼驯染在干什么?绿谷出久动用他那可怜的卫生课常识努力的从死机的脑子中拼出几个字,然后费力的组成一个词语。


 


是接吻。


 


大家都不是那种吵一架就可以干一架的热血上头的高中生了,难到要换成打一炮不成?


 


绿谷出久被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话吓了一跳,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发狠劲,死命的把爆豪胜己摞到地上。


 


因为刚才的刺激绿谷出久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他匆匆忙忙的开启全覆盖跳到瓦砾上准备去向救援找抑制剂。


 


爆豪胜己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臂,尖锐的犬牙刺破皮肉,从手臂上传来的鲜明痛感让他的脑子微微了一些。


 


“妈的......”

在焦躁的语言下,到底有多少欲盖弥彰,却也求而不得。

——End(?

算是个删改重发
文笔我真实无救(๑•ี_เ•ี๑)
关爱空巢文手


【胜出】心声公放什么都去死吧

#原梗来自贴吧 三千归途鸟°C

#智障警告
#本集轰总最佳助攻√
#【】是心里想的,“”是嘴上说的
#沙雕文
#我的妈我刚刚手癌把这章删掉了痛苦

给 @熙羧 的点文

前文        1       2      3        4      5      6




part 7

放学后的校园总是分外寂静,连根针掉落在地的声响都能清晰入耳。萧瑟的秋风卷起枯叶,落日西沉。太阳的余晖将联结一片的云海全部染得火红。



是火烧云。



绿谷出久已经很久没看过火烧云了,天空仿佛在燃烧一般,晕上太阳金色的光。



--和小胜眼睛一样的猩红色.......



追溯记忆,上一次看到火烧云还是国中时期某个寂寥的黄昏,那心情说不定和现在有点相似。烧吧,那就烧吧,把那些无意义的,缠绕的情感,全部燃烧殆尽吧。



坦白是不可能的,绿谷出久比谁都清楚。他和爆豪胜己纠缠这么多年......不,虽然说用纠缠这个词有点奇怪,但真的无法描述他们两个的关系。





幼驯染?普通的幼驯染会一晚上跑出去打架吗?



还是说朋友?敌人?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



【爆豪胜己讨厌绿谷出久】



如同宇宙规律一样的事实,揉碎了沉淀在空气中,与呼吸同在。



“绿谷?”绿谷出久惊讶的回头,轰焦冻气喘吁吁的站在身后,鬓发都被汗水沾湿软软的贴在额头上。



【轰君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绿谷有点奇怪在心里嘟嚷了一下。轰焦冻显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他有些含糊的敷衍过去。



“你呢?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去?”



“我.......”绿谷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解释,不如说他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幸好轰焦冻并不准备追究下去,他没有管绿谷回答了什么。


“你和爆豪的事,你想好了吗?”绿谷被突如其来的直球一下子打蒙了。



轰焦冻转过头来看他,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冷,只不过眼神多多少少带上了几分蠢蠢欲动。



?



蠢蠢欲动?



绿谷出久被自己心里突然蹦出来的怎么都和轰焦冻搭不上边的形容词吓了一跳,不过绿谷出久敢保证,他这么想绝对不是没有缘由的。



“和我过来一下。”简单的搁下一句话,轰焦冻就往校外走去。



【等等?!要去做什么啊轰君?!】绿谷出久都不知道怎么吐槽才好了,他三步做两步追上轰焦冻。


........



What???



绿谷看着眼前高大的建筑默默的吞了口水,心里暗骂了一句万恶的有钱人。幸好轰焦冻隔得比较远,没有听见。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钱,稍微有点懂轰焦冻想要干点什么。关键是........




绿谷微笑含泪,身上兜的1000日元怕是连个橡皮都买不起,轰焦冻就这么走了进去。他的背影突然在绿谷心中充满了壕的气息,如山一般高大。



绿谷几乎是像做梦一样进的门,直到轰焦冻把一个粉粉的东西塞进他的手里。



????????



绿谷出久的惊愕都快要实体化了,他看着眼前的粉粉的一坨【?】,怀疑自己眼睛瞎了。揉揉眼睛,再看,还是那粉嫩的散发出少女气息泡泡的信封。



轰焦冻看了看他,以为是在不安,于是他很好心的补了一句:“绿谷,就当我送你的。这是朋友应该做的,你用这个写信给爆豪,一定会成功的。”末了,他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以我多年被我姐拉过去看情景剧的经验发誓。



绿谷呆滞的被轰推着走出了大门,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拿着这个东西。



轰焦冻看着他呆愣的样子,想自己作为一个朋友一定要给予一些鼓励。于是他像老干部一样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条路挺辛苦的,绿谷你要加油啊。”



绿谷出久僵成了一座灰色雕塑,他在萧瑟的秋风中看着轰焦冻的背影渐行渐远。他再一次的感受到自己真的无法理解轰焦冻的脑回路。上一次是他体育祭被轰焦冻堵住质问他是不是欧鲁麦特私生子的时候。




今天的轰焦冻也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



..........


爆豪胜己感觉今天的绿谷出久不太对劲,这当然是有依据的,爆豪胜己不是那种没有依据就怀疑对方的人。


今天废久只有一件到自己就会慌张的躲开2米开外,就想个受惊了的兔子。



【......这混蛋......】



【这废久肯定有在瞒我什么?!】



切岛看着一直盯着绿谷看,恨不得把他看出朵花的爆豪不住地叹气。



上鸣走过来,狠狠的锤了一下切岛,然后凑到他耳边说话:“怎么了?绿谷和爆豪又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切岛的眼神飘忽,仿佛看见了圣光。只是突然有一种少当妈的感觉而已。



众所周知,爆豪胜己是个行动派,他想到什么就会做什么。所以一中午他就婉拒【?】了切岛他们的邀请,一个人留了下来.......



准备翻绿谷的书包。



这不是爆豪胜己的作风,换作之前他一定会堵住绿谷出久问个究竟。但现在不行,就是因为那该死的个性。之前已经因为没管住自己的心声而蹦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万一没管好冒出什么限制级的话就糟糕了。



所以他不得不出此下策--他一辈子都不屑干的事情

:翻绿谷出久的背包。



阳光透过窗户,绘出光影交错。爆豪胜己走到绿谷出久的桌前,莫名的有些心发虚。



区区一个废久的背包?我不能翻吗!爆豪胜己无视掉翻别人书包本来就是错的这一准则,猛地打开了绿谷的书包。



粉色的信封在其中格外的扎眼,爆豪胜己简直要被溢出屏幕的粉红泡泡弄瞎。



料那书呆子的直男审美也不会用这种粉色信封........所以这只可能是...........



“妈的.......!”爆豪胜己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他已经无暇去思考什么了,愤怒冲昏了头脑,莫名的焦躁溢满了他的全身。他嘴角止不住的勾起了一个狰狞的弧度,连头发都树立起来彰显这主人此时的愤怒。



“区区一个废久......”



“怎么会有人喜欢他!”




----------tbc









#剧透注意

是一个简单的repo!如果不是我要上学我肯定会写更多的!悄悄@@红薯咸鱼饼 



我算是第一次买的个人志,真的超精致出乎我的意料!包装膜都舍不得拆,以及几乎没有色差的封面真是过分好看!摸起来也很舒服!



个人本来就算是十杰的忠实粉丝,红薯老师的十杰咔真的是太棒了!a出纸页来了!咬手指的那一段我真的超爱,以及脸红的咔和久简直天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老师的小肉脸我真是呜呜呜大爱!以及最后我还在想那纸怎么那么厚www没想到是可以翻开的!而且画风流畅人体自然真的戳中我心!您是神仙嘛!




彼方牛皮纸真的用心了!故事也很出色!小时候到长大系鞋带那里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分镜很干净读起来很舒服!说实话打斗也超出色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还想写更多的不过我papa要收手机了www




辛苦老师了!表白您!希望您能天天开心www如果再出个人志一定会购买的!【我一定要锻炼手速抢到一刷www】下次写repo 一定会写长些!【这个真的好简陋www】

(希望没有打扰到您【小声bb

【胜出】勇者大人是兔子

#是给琪琪 @青蛙怪 的高三鼓励文

#十杰pa的狼兔AU

#有动物拟人设定
#ooc


前篇链接


 

part2.


绿谷出久一大早醒来,就发现自己靠在爆豪·肉食动物·幼驯染·胜己身上睡着了。



大脑当机。



与男人相接触的肌肤止不住的发烫,仿佛有无数微小电流从肌肤相连处逃窜到身躯四骸。男人睡着了之后的模样很平静,阳光温柔的洒在他身上,显得人畜无害。绿谷悄悄地盯着爆豪胜己发呆,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爆豪的耳朵,爆豪的耳朵条件反射的动了动,软软的毛发擦过手心引起身体一阵战栗。



我在干什么啊!!!



绿谷出久的脸突的一下红透了,像个熟透了的番茄。



“废久,玩够了吗?”绿谷像个没涂润滑油的机器人一样僵硬的转过了头,爆豪胜己睁开眼睛看他。难不成......小胜一开始就醒着!



他胡乱的摆着手想要辩解什么,嘴里却语无伦次的拼不出一句话来。爆豪猩红色的眸子沉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废久这家伙.......居然有一点可爱?



爆豪甩了甩头赶紧否决自己的想法,甚至有一种喉咙噎住了的恶心感。不如说.......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帮助这个小时候一直不对盘又很久没见的幼驯染的理由自己也说不清楚。



绿谷出久几乎是看着爆豪胜己的脸一寸一寸的阴下来,他抿紧了唇,用手指死死的绞住了衣摆。果然是生气了么........从心底没有预兆升起的失落感扰的他心烦意乱。




啊啊--感觉每次都能精准的踩到小胜的雷点呢.......小时候一样,长大也如此吗........不如说,比起失去一个伙伴,被“爆豪胜己”讨厌才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吧........




噫......害怕被小胜.....讨厌?



爆豪胜己烦透了,看到自己幼驯染的那幅表情他就有八成几率猜到他在想什么。



明明小时候怎么被辱骂都会跟上来,明明被斥责了多少次不要当勇者都会跟上来。现在怎么这样一幅蠢样子!



“喂....废久!要走了!”



爆豪胜己几乎是生硬的搁下一句话,他控制自己不要想什么七七八八的事往后面走去。



绿谷出久赶紧一路小跑的跟上去,眼前的灰狼身材修长,一步能抵他两步。他只有小跑着才能赶上他。




和小时候一样呢.......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想离小胜更近......心不在焉的绿谷一下冲的太猛撞进了男人的胸膛。



诶诶诶!!!



绿谷出久的大脑极速升温,一下子停机思考不了问题。小胜的味道好好闻,话说这种剧情一般只会发生在言情小说里面吧!!!



“臭书呆子.......”爆豪胜己低沉的嗓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你还要靠多久?”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绿谷出久觉得今天自己真是衰到家了,然后事实告诉他没有最衰只有更衰。



绿谷出久,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条龙。



爆豪胜己后面有一条刚刚苏醒的有着金色瞳孔火红色鳞片的龙,动物的本能使他不禁腿软坐倒在地。



--巨大的压迫感。



他止不住牙齿打颤,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席卷了他的全身。开口啊!!!他几乎是哆嗦着挤出一句话:“小胜......”




“嗯?”他的幼驯染从鼻子里挤出一个气音来回答他。小胜未免太没有危机感了吧!!!



“后......后面......”绿谷出久嘴唇发软,牙齿打颤,泪水几乎奔涌而出。他强迫自己站起来,然后镇静下来思考对策。




怎么办?!想一想,如果是勇者的话........




如果是......勇者的话???




绿谷出久目瞪口呆的看着火龙垂下头蹭了蹭爆豪胜己的手心。




???



“噢,我忘了告诉你我会驯龙了。”爆豪语气十分自然,就像在告诉绿谷出久一件小事。



个鬼啊!!!!!!



绿谷出久的疑问都快要实体化了,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过惊悚又有太多可以吐槽的点他一时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突然手被人拽住,热度从掌心接触的地方传递到身体各处。



红龙有些好奇的把头往绿谷那里蹭了蹭,呼出的热气就这么喷在绿谷的脸上。绿谷吓得一颤,但马上爆豪胜己就握紧了他的手。



“怕个鬼啊废久。”他听到爆豪胜己嗤笑了一声,爆豪单手揽住他的腰,纵身一跃就跳上了龙背。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绿谷出久不自觉闭上了眼。头抵着胸膛可以清晰地听到爆豪胜己稳健的心跳--头脑又要升温了,绿谷只感觉脸发烫,腰部被搂的地方也升起一股奇异的酥麻感。



等等绿谷出久这是你的幼驯染!!!他在心里大声的喊道,却还是遏制不住脸上烧红的温度。



爆豪胜己把他安置在龙背上,然后坐在他的身后。龙一展翅就飞了起来,绿谷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爆豪胜己呼出的热气湿润了他的耳廓,他脑子乱乱的,睁开眼看见了蔚蓝的天空。



“小胜......我们要去哪里?”他小声试探着问道。



“集市。”爆豪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低沉的声音就像羽毛一样扫过绿谷出久的心。身后的热源隔得太近,绿谷出久有些不安分的动了动。



“喂........”他听到身后人咬牙切齿而又意味不明的问话。



“废久你.......在动一下试试?”明显的爆豪胜己声线有点不对,绿谷出久有点迷糊的想着。声音比平常更加低哑,更有一丝撩拨人的味道。




完了、




绿谷出久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的幼驯染,是匹狼来着。


-----------------------tbc

小胜是北美灰狼亚种基奈半岛狼www好像有个小伙伴猜对了www

这个不会真的是要写长篇吧www

琪琪对不起我的手机上找不到漫游记录所以找不到你想要的十杰了www

好想写龙背play,但我感觉太突兀了

想要小心心小蓝手www【土下座

戳这里:   cc的heitai小脑洞

【胜出】勇者大人是兔子

#是给琪琪 @青蛙怪 的高三鼓励文

#十杰pa的狼兔AU

#有动物拟人设定
#ooc
下篇戳这里


众所皆知,传说中的勇者欧鲁麦特留下了一把神奇的魔法剑。只有真正的勇者才能拔开它,获得拯救世界的力量。


而英雄,总是要经过各种磨砺。


这是一个,关于绿谷出久如何成为勇者的故事。
                                                                                                                                                                                                  --序言





“所以呢?你这废久就一个人屁颠屁颠跑出来找魔法剑?”


绿谷出久眼红了半圈,他有些委屈巴巴的捏住了衣角。眼前的大尾巴狼一见到他就废久废久的叫不说,还一直在嘲讽挖苦他。

爆豪胜己眯了眯眼睛,他有些恼火的看着绿谷出久现在的模样:“喂......你这个废久知不知道随便来个什么肉食动物就可以把你吃了?你他妈有没有安全意识啊?”


你不就是那个肉食动物吗!


绿谷出久委屈的暗暗腹诽到,鼻子一酸一颗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下来,晕开在地上。


饶是爆豪胜己也不知道如何哄一个哭泣的勇者大人,他一下头脑当机,手足无措的尽力温柔说话:“喂.....废久你作为勇者他妈哭个屁啊.......”

还是很粗鲁!!!绿谷出久吸了吸鼻子,把眼泪和鼻涕又咽进了肚里。他眼眶还是红红的,时不时还要抽噎一下。

眼前的狼有着猩红色如同鸽血石一般的双眼,非常少见。

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小胜?”他糊了一把眼泪鼻涕,小心翼翼的问道。


狼嗤笑了一声,他有些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说道:“是啊你终于他妈想起来了吗废久--”


这又不能怪我!


绿谷小心翼翼的抬头偷瞄了一眼爆豪,小胜长开了不少,毕竟很小的时候小胜就已经可以变成人了。爆豪托着腮望向森林的另一侧,小胜在望着什么呢?他有些怔怔的盯着爆豪深邃的五官发呆,小胜这些年在过得怎么样呢?他有没有伴侣呢?

时间过去好久了.......虽然说.....以前也只有被欺负的记忆.......

他小声的叹了口气,爆豪锐利的眼神一下停在了他的身上:“干嘛?废久。”

“没事.......”绿谷出久把头埋在衣服里,看着眼前的柴火火焰跳动着。小胜好贴心.......居然还找了柴火.......他迷迷糊糊的想着,眼皮子不自觉打起架来。夜已经深了,绿谷出久只感觉越发困倦,两只耳朵都没精神的耷拉在一旁。

“废久就是废久.......”他听见爆豪胜己小声的嘟嚷了什么,然后一只手就把他扯了过去。动物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总是会往热源靠近,绿谷出久不安分的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依靠在爆豪胜己身上。


“小胜......为什么不吃我......”爆豪胜己垂下眼帘,绿谷出久接着咂了咂嘴小声的说了什么。暖黄色的火焰仍然跳动着,洒出柔柔的光。

说梦话吗.......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谁会吃你啊......”爆豪胜己举起一只手,动作很轻柔的抬起手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发和耳朵,像是害怕吵醒熟睡的勇者。


“谁管你啊......”爆豪胜己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一样盯着熟睡的兔子嘟嚷了一句。绿谷出久迷迷糊糊地把头靠到爆豪胜己身上蹭了蹭,又重新挑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下。


“睡吧。”


语气是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

———————————tbc—————————————

小段子

绿谷出久:唔.....妈妈......

爆豪胜己:???

------------------------------------------------

至于爆豪胜己是什么狼种,你们猜?

这个我本来想一发完结的啊www

完了看看3发能不能写完,没人看我就不写算了www

想要小心心小蓝手www

【胜出】心声公放什么都去死吧

#原梗来自贴吧 三千归途鸟°C

#智障警告
#本集轰总最佳助攻√
#【】是心里想的,“”是嘴上说的
#沙雕文
#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
给 @熙羧 的点文

前文        1       2      3        4      5




part6

丽日御茶子默默地盯着绿谷出久吃饭,看他完全心不在焉夹起菜,然后一直维持那个姿势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今天这么做到底是不是对的呢,但小胜本来就讨厌我所以应该没关系反正只是让他更讨厌一点啊啊这种莫名的怅然若失是怎么回事.......】




丽日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小久总是会忘记他的心声会公放呢。她偏过头,视线正好与吸溜着荞麦面的轰焦冻相汇集,仿佛达成了什么共识的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转开了视线。




要打直球!!!





“小久。”





丽日御茶子有些凝重的开了口,绿谷出久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在嘈杂的食堂里,没人在意他们会说什么--哪怕是在劲爆的话题。





“你是不是.......”丽日有些纠结的开了口,她突然不太忍心说下去。




“喜欢爆豪?”轰焦冻停止了吸溜面条,用他正经的看不出一丝破绽的池面脸说到。





绿谷出久夹着的炸猪排啪的一下掉入了碗底。





“没有!”他急忙一下子站了起来。





感受到周围人的目光绿谷出久缩了缩脖子,有点尴尬的坐了下去。




【为什么丽日桑和轰君会认为我喜欢小胜啊?!不可能的吧我们关系这么糟糕......】




绿谷的脸在听了丽日的话后就不自觉微微发烫,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惊讶还是什么别的情感。




“那........小久你觉得爆豪君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的人?小胜对我来说?】




绿谷出久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他垂下眼帘沉思着。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跟在小胜后面了,感觉是很理所当然的事......】




小胜他总是在人群里是最耀眼的存在,就像他的太阳。而他,绿谷出久,只不过是平凡的追随着太阳地在普通不过的一个小跟班。




【小胜什么都会,而且也很强大,我一直很憧憬他......】





无论怎么接近也会被推开;无论怎么接近也会被呵斥。也讨厌过,但无论怎样还是憧憬着小胜。甚至会自不量力的去担心他.....




【想要超过他,不想让他输,想要和他并肩,想要一起和他走上更高的舞台.....】




心事就像被捅了篓子一样一股脑倒出来,如同汹涌的海潮连本人也无法平息,夹杂着少年独有的青春的酸涩。




【我很羡慕你们......比如像切岛君.......能和小胜建立友好的对立关系.......但我不行,我是Deku,我永远不可能那样子得到小胜的温柔吧.......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站在他身边,不想让他受伤.......明明关系不好却还是会遏制不住的非常担心他........甚至有的时候走神的时候都会无意写出小胜的名字......】




绿谷出久脸红透了,他低着头死死的抿紧嘴唇。心中徒然有些苦涩,像是喝了一杯苦涩的茶,又像是被泼头盖面的冷水浇个透心凉。



【对不起......这很奇怪对吗?我......】




丽日愣住了,她微笑着,心中有点微微泛起了酸涩。





“小久,我刚刚好像问错了话。”




绿谷出久惊讶的抬起头来望她。




“你爱着爆豪君吗?”




-----------------------------------------------


这是一桌吃的有些沉默的饭,后面丽日有些急匆匆的离开了,一边抱歉的说着对不起问你这样的问题一边飞也似的跑走了。




“轰君?”



轰焦冻有些疑惑的转过了头,绿谷出久有些失神的用勺子戳着碗里的炸猪排,嘴边勾起了一个自嘲的弧度。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散一样。




“如果轰君遇到这种事情,你会怎么做呢?”




“我一直很好奇你和爆豪的关系。”轰焦冻开口了,绿谷听到了这句话稍微愣了愣神。



“你们两个好像一遇到对方的事情就会变得特别幼稚而且失去理性。”绿谷出久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吐槽真的扎到心里去了。




“坦白。”



绿谷出久身子一下绷紧了,他看见轰焦冻起身慢慢走远了。




“如果是我是你的话。”





----------------------------tbc----------------------

快进入主线了所以这一章大概是个过渡?

这一章不是很沙雕www

感觉无法把握小久对卡酱的情感啊

关爱空巢文手【眼神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