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de5

fgo 小英雄 进巨 文豪 小排球 阿松 银魂 黑篮 暗杀 K 全职高手 盗笔 都吃

请假条
寄宿生可能很久来不了,刚考完
最近身体不适,抱歉

文乃的幸福理论

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我那时候也只有9岁。母亲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牵着他们的手来到我的面前:“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姐姐了,要好好的照顾他们哦。”

  那时的他们还是很固执冷硬,一个个低着头不愿言语。

【  这三个孩子,是被外面人称为怪物的对象吗?】

  我牵起了他们的手,把他们带到房间里去。我们家并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也只是属于平凡的中产阶级的一员。在小小的红砖瓦房中,我们仍然能够幸福的生活着。

  “姐姐?”突然感觉左边的袖子被拉了一下,一个戴着兜帽的短发小男孩怯生生的问了一句:“我......不是怪物吧?”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被外人排斥的原因,那是因为他们的眼睛是红色的。我蹲下来,“啪”的一下轻轻的抓住了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绝对没有这回事哦,因为红色是主人公的颜色哦!”我非常非常笃定的跟他说,他的眼睛绽放出了光亮。

  想着一天该怎么过去,今天也在努力着扮演着姐姐的角色。

   “对了对了!”我从我的小柜子里翻找着:“找到了!”我如获珍宝的从柜子里扯出一条长长的红围巾。

     “好好看着哟!”小孩子的注意力果然很容易被转移,就算是那三个人中最腼腆的小女孩也眼神放光的望着我。我围上赤红色的围巾,摆出了自己以前从来不会摆的超人姿势:“看!像不像超人!”

     “哇!”他们都猛地点头,其中看起来最活泼的那个黄色头发的小男孩大声举手说到:“姐姐我也想扮超人!”

  “好啊。”我摸了摸他的头,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我们成立一个秘密组织好不好?”

    “好酷!”那个黄色男孩眼神发亮的喊着,男孩子对这种事情是最有兴趣的,就连那个小小的女孩子也有了些动容。

   “那么,我们拉拉勾,这个秘密组织不能告诉别人哦。”又是一个充满欢乐的下午,我一直以为会一直延续到生命尽头。

     那是我刚参加完高中的开学典礼的晚上,天空淅淅沥沥下了雨,我看到他们三个打着伞站在家门口 。

   “姐姐.......”那个女孩子最先开了口,她的眼神里满是恐惧,“刚刚电视里面播了报道,爸爸妈妈的那个学校发生了塌方........妈妈没有救回来.......”

   “是真的吗?”刚升入高中的新鲜感急速退去,如潮水一般的悲伤从心上涌来,我用手抱住他们。雨水打在我的脸上,让我分不清那究竟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都会过去的......”我这么说着,分不清到底是在安慰他们还是安慰自己。

   “为什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够享受幸福吗......”平常一直看起来很坚强的男孩也哭了。

【不是的】

“不是的。”我轻轻拍着他们的背,项目亲一下拍我的背一样。

   我知道,我必须要坚强,因为我还有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

【因为我是姐姐啊。】



       ―――― 致我们永远的文乃姐姐


――――――――――
听文乃的幸福理论差点没听哭,啊啊啊啊啊文乃姐姐啊啊啊

【胜出】Kindred


*人类卡(伪)X吸血鬼久
*想学帅气的文风奈何没有文笔

基本设定
纯血吸血鬼:该隐的直系血脉,有着强大的异能与优秀的血统。大葱,十字架,银饰对他们没有什么作用,但吸血鬼会对那些东西产生本能的厌恶。可以控制自己的外形。

杂食吸血鬼:通过纯血吸血鬼或杂食吸血鬼的感染而产生的二次吸血鬼。外形与普通人无异。但十天之后会彻底丧失理智,变成怪物,大葱,十字架等对他们有一定抑制作用。



“嘟....嘟....”手机里仍然传出一阵忙音,夏日的太阳十分炽热,爆豪胜己不耐烦的捏紧了手机,把它狠狠地塞进裤口袋里。“那个废久,居然敢挂我电话?”爆豪露出了一个有些狰狞的微笑:“不错啊,胆子很大吗?”

大街上的人在这个时候并不多,因为没有人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出门,爆豪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一个傻子,而且还是250的那种。如果不是老师的委托什么爆豪少年你家离绿谷少年家最近就拜托你了他有2天没来上课了的话,他应该现在还在家里吹着空调看着电视。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关心废久那家伙,绝对不是!

爆豪在心里咬牙切齿的默念了几遍,垂在体侧的手也因为烦躁而崩裂出了几朵小火花。路旁的行人看到火花之后就微微变了颜色,因为那是“血猎”的象征。

所谓血猎,就是俗称的吸血鬼猎人。大约在300年以前,一直在大战的吸血鬼与人类两族签订了和平条约。之后的许多年,两族一直维持在一种相对和平的状态。直到50年前,以all.for.one为首的吸血鬼激进派向人类一方发起进攻。政府为了人类的未来,从各地筛选出有着强大异能的人类,并把他们培养成“血猎”,用以对抗吸血鬼。

而爆豪,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血猎学府——雄英的学生。

———————————

爆豪一边想着见到绿谷一定要揍他一顿一边骂骂咧咧的上着楼。

好不容易才爬完了楼梯,到了绿谷家门前的爆豪却愣住了。突然他从心里浮现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他轻轻的推了下门。门没关?他看着眼前的门发出吱呀的声音然后缓缓打开。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还带着一股有点刺鼻的血腥味。爆豪本身良好的战斗素养让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小声的呓语到:“不是吧....”

他小心翼翼走进去然后轻轻的带上门,窗帘被拉上了,没有渗出一点点光。地上有很多东西杂乱无章的乱摆着,空气的阴冷感比站在门口时候更胜。地上的血痕从客厅一直延伸到卧室,爆豪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有一种极度想逃离这里的渴望,即便如此他仍然迈开步子走向卧室。

“喂,Deku........”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爆豪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他那个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幼驯染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很显然那是他自己所造成的。绿谷出久把自己用手铐反扣住,脸色苍白的瘫倒在地上。旁边银质十字架散落一地,听到响动,绿谷出久终于有了反应。他吃力地抬起头,用开裂的嘴唇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小胜?”

爆豪胜己只是愣住了,他挪动嘴唇半天说不出话:“Deku.....”那个人仰起头来看他,爆豪看到了吸血鬼那标志性的獠牙和因为几天没进食血液而泛红的眼睛。他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想问个清楚,绿谷出久突然狠狠的往后大退一步然后撞在了墙上:“不要过来!”绿谷使劲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只有他才能够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么危险,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爆豪皮肤下面的血管以及里面流动的新鲜血液,吸血鬼的本能在蠢蠢欲动,诱惑着他:“看到了这些小胜不可能不清楚情况的吧!”

爆豪因为愤怒还是别的他不清楚的感情突然烦躁:“你他妈不是从小就立志当英雄的吗?!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

“我也想成为英雄啊!”绿谷出久终于受不了了大吼出声。
“我也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血猎啊!像小胜这样凡事都逞心如意的人怎么可能明白!我!我才好不容易获得了个性,就又要辜负欧尔迈特的希望!我......”几天来的情绪一口气爆发,绿谷出久咬着牙不让泪水掉下来。

爆豪胜己突然沉默了,接着他抓着自己的手指咬了下去。空气中的血腥味扩散开来,绿谷睁大了眼睛,不住的摇头。爆豪啧了一声,扳开绿谷的嘴把手放进去。

“你不想伤害别人的吧。”爆豪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看向自己:“那么就吸我的血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伯母会怎么样?”绿谷脑子里的最后一根线终于崩断,他垂下头来,舔舐着爆豪手指上的血珠。

绿谷张开嘴,咬上了爆豪的锁骨。虽然早有准备,爆豪闷哼一声,他感到脖子旁一阵钝痛。绿谷不知所措的停住了,他用那种根本不像吸血鬼的湿漉的眼神盯着爆豪。

爆豪突然有些尴尬,他觉得自己的下体流过了一阵滚烫的热流。绿谷伏在爆豪的肩上,缓缓的吮吸着血液。

突然,爆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Deku,你还记得咬你的吸血鬼的长相吗?”

――――――――――

爆豪出来的时候已经7:00了,突然,他在大街上走路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爆豪条件反射的就转头一看。

“白痴脸?”
“爆豪?”

爆豪一脸嫌弃满脑子都是想怎么碰上这傻子,上鸣赔笑到:“哎呀我不是也没看到你吗.......”突然,他在爆豪的锁骨旁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上鸣一脸诡异:“爆豪,你出手了啊?”

“废话。”爆豪淡淡的瞄了他一眼,露出了嘴里的獠牙,随即他露出了一个有些狰狞的微笑。

“不过,敢指染我的猎物的人。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 END(tbc?)
(设定补充:唯一能提升血统的方法就是吸食纯血吸血鬼的血液。)

我终于写完了,下次见可能就是国庆了,求小心心和评论,初三狗伤不起啊














     


【神他妈骚话雄英】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阿福的男人传承下来了力量。

这个力量分散开来,被各种各样的人继承。

于是这个世界便出现了一种叫做英雄的职业,
而现在NO.1英雄的个性就是
乌鸦坐飞机!

当之无愧的最强个性!

人设:
爆豪胜己:主角的发小
小时候老是用自己个性欺负主角(这就是爱(bushi))
其实是个好人。
只爆不娇
个性:龙卷风摧毁停车场

绿谷出久:本作主角
小时候因为没有骚话(个性)而被欺负
后面继承了欧鲁迈特的个性
个性:乌鸦坐飞机

轰焦冻:主角友人之一
有着强力的二个个性
但却硬是:我就不用螳螂神拳
后面因为绿谷的一翻话番然醒悟
个性:螳螂神拳&睡熊萌(猛)醒

【爆豪:神经病呀!我不要面子的啊?】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
和猫城讨论的脑洞,感觉自己脑子有病
其实没有cp来着

有没有人想写这个脑洞啊😘
自己改的图,累死了😂

【胜出】伯爵与妖精


#有病的脑洞(绝对不是那个伯爵与妖精)
#初设有,重度欧欧西
#作者脑子有病系列
#深夜放毒


“请问,你掉的是这个没穿衣服的爆豪胜己,还是这个可爱的小团子爆豪胜己呢?”
眼前的人长着他幼驯染的脸,满脸笑容的对着他甜甜的说到。

赤谷海云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感觉一股恶寒从背后升起,他看着眼前那个即使被水淋湿也依然阻止不了的爆炸头以及上面戴歪的花环和那个笑得人畜无害的脸。

没错了,绝对是轰乡胜己!赤谷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就是每次那个柯南想到线索的时候都会出现的画面)不过他没事一个人跑到河边还跳下去装河神玩干嘛,还有那个爆豪胜己是谁?总之,先试着回答一下吧。。。赤谷的脑子在几秒钟闪过了这样的弹幕,接着他小心翼翼的说到

“那个,两个都不是我掉的。”

“恭喜你,诚实的孩子!那么作为奖励,就把我送给你吧!”接着轰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两个小小的爆豪胜己扔在一旁,完全无视赤谷海云旁边三个大大的问号【???】就扑了上去。

在被扑晕的最后一秒时,赤谷海云这么想着

妈的轰乡胜己那小子是不是又胖了好他妈重

恭喜玩家【赤谷海云】获得【吐槽帝】称号

赤谷海云表示他根本就不屑于这个称号。

――――――――

“痛........”感觉到身体各处穿来的钝痛感以及屁股下冰冷的触感,由此可以肯定:哦原来之前是在做梦啊。

劫后余生的赤谷海云表示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好,好的不得了。
【主持人:请问赤谷先生,您现在的心情如何?
赤谷海云:知道那一切都是梦之后我现在的心情就如同喝了十瓶哈啤一般轻松。】

于是我们的高贵的伯爵赤谷先生表示何时都不能忘了优雅。于是他开始优雅的穿衣,优雅的洗漱,以及优雅的吃饭。突然门铃声打断了高贵的伯爵优雅的举动。
【赤谷:mmp】

但是我们宽容的赤谷伯爵绝对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于是他优雅的走下去开了门,看见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只是变了发型的脸在门口。
【绿谷:(゚Д゚≡゚д゚)!?】

然后伯爵就什么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看见眼前的人一脸惊恐的指着自己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麻麻我看见二重身了我会不会死啊啊啊啊啊”接着就看见眼前的少年到处乱跑然后一头撞上了墙。
【赤谷:请你珍惜自己的脸】

然后经过一番解释终于让绿谷相信自己不是他的二重身【赤谷:妈的教小孩真累】眼前的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想他鞠了一躬:“真是对不起啊赤谷先生,那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绿谷出久 ,因为隔壁叔叔生病了所以我替他来送奶。”赤谷点了点头,从他手中借过奶瓶,想着一切终于都结束了转身回屋。

“Deku!!!!!!!!!!!!”一个充满穿透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等等这声音!赤谷猛的一回头,这不是那个**吗?!!

绿谷出久条件反射的僵住了,他颤颤巍巍的转了个身:“小胜....早,早啊......”爆豪胜己无视了绿谷出久的发言,来回扫视着二个人。那个人是废久肯定没错了,但是另一个人是谁呢?

想了半天,爆豪吐出一个称呼:“废.....废久久?”

玻璃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由此可见主人握得多用力。赤谷不禁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这个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做赤谷海云。”

突然绿谷出久向赤谷海云鞠了一个90度的躬:“真是非常对不起!小胜他其实人挺好的!只是因为这是他一直的习惯所以.......总的来说真的很对不起!”

不你跟我道歉干什么?赤谷海云如是想着,你是他很好的发扬了一个贵族伯爵的优良传统――优雅。于是他请绿谷出久起身,准备回房。
【赤谷:妈的我早餐都没吃呢你们能不能不瞎逼逼】

突然他脑子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那个绿谷出久好像叫那个黄头发的少年小胜来着?!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那个黄头发的少年叫什么名字呢?”赤谷把绿谷拉到一边小声的问道。

“他叫爆豪胜己哦。”绿发少年笑的一脸灿烂。

那时候赤谷感觉就像被一道雷从天上劈下来轰了个焦头里嫩,他看着两个少年走远的身影,其中绿发少年还回过头来友好的打了个招呼。他不可至信的呓语到:“不可能的吧.......”

赤谷海云有个预感,他将来的日子,将会相当不好过。
【赤谷:mmp】

――――――――――END(tbc?)

作者脑子有病系列,如果能破40个喜欢也许会有下一篇吧........全程高能,心疼初设。





【胜出】【the father project】


#神父久X信徒(伪)卡【黑手党】
#给小可爱 @三日 图配一个文(自己也很想写)
#脏话有,血腥有
#感觉和mv(图)没有任何关系😂
#大大图超级好看!比我这种渣文好太多了


May those fridhtened cease to be afraid
And may those bound be free.
                           愿那些惊恐不在,
                           愿那些束缚得以解放。
    ――题记



在一间宽阔的教堂里,一位绿发少年站在中间,他身着神父服,两旁是虔诚的人群。太阳光洒在少年的容颜上,给少年笼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圣诗班开始朗诵起了阿们颂,众人纷纷起立,虔诚的低下头吟唱诗歌。空气似乎在此刻凝结,只有歌声缓缓流淌。

年轻的神父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愿主保佑你们。”

爆豪不禁在门口看的入神,切岛戏谑的推了他一把:“怎么啦?那是你马子?”爆豪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狗屎头,你找揍是不是?”

旁边的上鸣赶紧打和脸:“别说了别说了赶紧去做任务了,时间快不够了。”爆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右手偷偷攥紧十字架将它放入裤袋中。上鸣看到爆豪这个表情就知道他默认了,“那我们走吧。”

在教堂里面做礼拜的人渐渐散去,神父在站在礼堂中央,突然的他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爆豪派阀―― 被称为黑手党的传奇,据说谁也不知道boss是何人,这个势力极其神秘,在七年之中飞速崛起。做事干净利落,就像一群训练有素的狼。同时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规矩,从不伤害正直的人。

“话说回来,爆豪。”切岛撑着头,有些好奇的说,“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年轻的神父啊?”

“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怎么想也想不到你会有跟他有什么交集。”爆豪加快了步伐,明显没有回答问题的欲望。

“那只是小时候的一个朋友,罢了。”

――――――――――

那是一个他们永远无法忘记的惨案

-------

“小胜,我们回去这么晚,不会被爸妈骂吗?”绿头发的小男孩怯生生的小声说到,用手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前面人的衣角。

“废久就是废久,这种事情也要害怕。”黄发少年毫不留情的嘲笑到,“如果是我的话就绝对不会........”

突然两个少年都愣住了,他们没有听见与往常一般大人催促他们回家的声音,没有看见缓缓升起的炊烟,也没有闻见饭菜的香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整个村子里一片寂静,好像没有任何活物的存在。

少年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他强忍的自己打颤的腿迈开了步伐。绿发少年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隐藏在前面人的后面,少年们都有一种预感,自己即将见到的,是名叫地狱的场景。

鲜血四绽,看到眼前的场景。绿谷出久不由得干呕了起来,爆豪胜己强忍住了自己呕吐的欲望,逼着自己去看这一副场景。被杀害的村民大多被一击爆了头,白花花的脑浆顺着尸体缓缓淌下,死前浮现的神情大多是惊恐与害怕。

“我的....妈妈呢?”绿谷出久颤抖着,他抓住了爆豪胜己的手,仿佛这样就可以给他自己一些安慰:“呐,她会没事的吧!呐,你说是吧!”爆豪胜己反过来紧紧握着他的手,沉默的盯着的面一言不发。

“呐!小胜你说句话呀!!!”绿谷出久终于崩溃,他歇底斯里地哭喊起来。

从那时候起,爆豪胜己就下定了一个决心,即使坠入黑暗也没有关系,他一定要报仇。小小的少年攥紧了拳头这么想着。

――――――――――

空旷的教堂里只有一人,那是一个年轻的神父,他背着光,显得如此静谧安好。

门口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你来了。”明明是疑问句却用了陈述句的语气,年轻的神父绽放出了天使般的微笑转过头去:“我就知道,小胜你每次都会这个时候来教堂。”

爆豪胜己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只有他才知道眼前少年那辉煌的外表下隐忍了多么惨痛的故事。

“今天就是最后一战了。”

眼前的少年突然沉默了,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时间无法把伤痕抹去,只能愈加深刻。他攥紧了拳头咬紧了唇以掩饰不甘,随即又换上甜美的微笑:“小胜,恭喜。”

爆豪胜己把眼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叹了口气,抚上少年的脸颊:“Deku,等到这一切都结束,就跟我走吧。”

绿谷出久愣了愣神,他被爆豪少有的温柔怔住了。绿谷用他那小动物般无害的湿漉眼神盯住了爆豪,爆豪那血红的眸子里闪耀着异样的光。

他是那么单纯的笑了,如同孩童找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自己是那么沉沦在那人的温柔里。爆豪低下头来,轻轻吻住他。他们隔的那么近,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跟我走吧。”

“好。”

主啊,请原谅我的罪恶,因为我已沉沦。

                                                 ――――END

其实还有很多想写的,但我又懒得写😂而且我也只能写到这种地步了,真的尽力了,还去找了点资料,文笔差没办法了。以及我对那个mv里面还是改动了很多东西,加了很多私设,但现在觉得还是不好😭求喜欢小心心。最后谢谢这个小可爱 @小总的蓝白条胖次 😄,提了一些很好的建议。



【胜出】【补魔之夜】(r18)

上次说过的补魔梗>:-<
我尽力了,不怎么好吃的腿肉
求喜欢抚慰一下我在七夕受伤的心灵
#自己的文真的没什么人看
#小可爱们说想要补魔我就写了(╯3╰)
#fate世界观      rider爆豪胜己Xmaster绿谷出久



“哈,哈.......”绿谷一脸惨白的捂住了位于手背上的伤口,伤口不断的冒出鲜血。爆豪皱皱眉头,用绷带把伤口仔细地包扎起来。

夜幕逐渐笼罩大地,只有几座惨淡的灯幽幽的亮着。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中,绿谷率先喘息了几声,他的脸色苍白得如同纸一般:“是我失算了......”

爆豪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没想到他会这么强,看来,没什么胜算了。”绿谷微微抬起头来,望了一眼爆豪。仅仅一个动作就耗去了他绝大部分的力气,爆豪的脸被覆盖在阴影之中,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

“如果到时候真的有个万一,你就去找一个其他的master......”

“还没有输。”爆豪解开他整齐扣在脖子前的第一颗纽扣。

“等等,你不会是想?不可以!我们都是男人啊!”绿谷突然像是察觉了什么样挣扎起来,但是一动伤口就被牵动,他疼的又低下了头。

“我劝你不要挣扎比较好,Deku。”爆豪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之后又说到:“你参加圣杯战争也一定是有愿望要实现吧。”

爆豪一把把绿谷推到在沙发上,红色的眼眸中暗潮涌动又满含情欲。

“来做吧。”

外链走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071004668681

【胜出】岁月静好

*我就是想看他们结婚(bushi)
*无个性的设定,大概是钢琴师咔X小提琴手久(而根本看不出(*>.<*))
*出久女体化注意

               绿谷出久怔怔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身着婚纱,淡绿色的如同海藻般的长发铺在身后。脸上只化了淡妆,把本人本就不差的五官显得更加精致。

         
              是什么时候幻想过自己穿婚纱的样子呢?大概还是四岁的时的某天,与当时的幼驯染爆豪胜己还称的上是“好友”的一天吧。小小的绿谷出久伏在橱窗边,看得入神,橱窗里盛放着一件非常漂亮的婚纱。而小小的爆豪胜己一则是有点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幼驯染,然而望了一眼就愣住了,他看到自家的幼驯染中眼里闪着难以名状的光。

    
             “走了!”小小的爆豪胜己一把拽住自家的幼驯染。“阿姨她们还在等我们。”

           “可是。。。等一下小胜!”小小的出久虽然被拽走了,但眼神仍然止不住的飘向橱窗。

           “你不用看。”爆豪胜己对着绿谷出久的眼睛吐出了一句,掷地有声。

           “我保证以后一定会给你比那更漂亮的婚纱,所以我们先去找阿姨她们吧!”他的眼睛里满是认真,红色的眼眸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这只是儿时的一句玩笑话,谁想到今天会变成现实呢。

            爆豪胜己有些焦虑地砸着嘴,他满脑子都是绿谷出久穿着婚纱走出来的样子。

         “你今天,竟然打理了头发啊。”面前的红发男人相当惊讶地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爆豪。他看了看爆豪一丝不苟的黑西装和认真系上纽扣的袖口以及端正摆放的蝴蝶结。他咂了咂嘴:“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把蝴蝶结扔到垃圾桶去呢,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种事情了吗?”

     
         “老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要你来管了,狗屎头。”爆豪胜己挑了挑眉,随后难得好心地解释了一句:“本来我是不想这样的,结果老太婆硬说是要给人家一场盛大的婚礼什么的,麻烦死了。”

           是吗?切岛难得好心情一回。看着面前一边数落自己母亲一边脸红到脖子根的爆豪。他无声地勾了勾嘴角。直白点不好吗?也亏绿谷受的了这种性格啊。“那我先出去了,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切岛好心地提示了一下爆豪之后便转身拉起了门帘,离开了。

        “啧。”爆豪小声的骂了一句也转身离开了。

――――――
婚礼现场

           绿谷妈妈牵着绿谷的手走上礼台,她从黑暗中看了看绿谷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脸。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一束光打到了绿谷的身上。于是她稳了稳神经,强迫自己镇定地走上讲台。

           爆豪已经长大了,黑西装显得他的身材修长而又不失分量。绿谷妈妈不禁愣了神,她想起了爆豪绿谷还是小时候的事情,她看到了眼前的男人因为紧张而微微泌出的汗珠。

          “我把绿谷交给你了。”绿谷妈妈把绿谷出久的手交到了爆豪的手里。她看着的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男人,微微笑了笑:“她的以后就交给你了。”

         “嗯。”爆豪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出久女士,你愿意嫁给爆豪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绿谷出久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那么请问爆豪先生,你愿意娶出久女士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出久。”绿谷出久抬起头,来使劲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他现在说的话。

             “我愿意。”

那一年的春天,正如他们。

岁月静好

―――――― fin -------------------

        现在问题来了,是先更这篇文的前传,还是先更MIDDLE,还是要补魔番外(r18)*^_^*

【全员向】MIDDLE

     
*中古欧洲背景(伪),架空
*借用fate(圣杯战争)的设定
*大概有十杰paro的龙卡设定
前文请戳我

part.3    虚伪的战争

     圣堂教会

     傍晚的夜光很是柔和,淡淡的洒在了大地上。
   
    站在教堂中的是一个男人,他的相貌相当英俊,即使右眼下有一个可怖的疤痕也无法推翻这个事实。
 
    “第二个servant已经被召唤出来了呢,圣杯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焦冻。”一个身穿黄色和服的金色男人向空中端起酒杯,酒杯中陈放的是独一无二的美酒。

    “你害怕了吗?”被唤作焦冻的男人,淡淡的转过身去,“英雄王?”

     “哼,你不应该怀疑王的实力,焦冻哟。”王有些不悦地哼了一声,然后一拂袖子向里面走去,“本王便是胜利,你只需牢牢记住,然後深信即可。”

      王的身影渐渐消失了。轰抬起头,凝视着月亮,像是梦呓一般说出了一个名字:“绿谷出久。。。。。。”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亲密无间的小朋友。
         他们手拉手拉勾,要永远在一起。
――――――――

        “终于完成了,我最完美无缺的召唤仪式!”双眼满是血丝的男人,对着前面培养人造人的器械张开了手。

         “看啊,我亲爱的儿子,这是最棒的炉心,是我最完美的杰作①!”脸上露出狂喜神色的男人转过了头,切岛只是呆愣着,看着那个培养罐里的少年,与他一直有十二年友谊的童年玩伴。“上鸣,我有五年,五年没有见到你了......”切岛微微颤抖着,瞪大了眼睛有些诡异的微笑着,如同梦呓一般重复着这句话。

         “父亲,谢谢你给我的礼物!”切岛笑了,但是在狂喜的男人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切岛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他。

       “所以你也没有价值了,请带着创造出了完美的杰作的喜悦,无憾的死去吧。”切岛毫不犹豫的将刀深深插入了男人的腹部深处。

         男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动了动像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又没有说出口。他在临死的最后一秒看到的是切岛那温暖人心的笑容,以及他手上缓缓浮现出的令咒。
――――――
          少年从小就有一个梦想,他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术师。

        “上鸣,我以后能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魔术师呢?”小小的切岛仰望着城堡外的天空,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

        “如果是切岛的话,肯定没有问题。但是我的话还是要多加努力呢。”上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殊不知年少的一次偶然的谈话,竟会变成以后的现实。
――――――――
        召唤成立――

        培养器纷纷破裂,从一片废墟之中走出来了一个少年。

        上鸣电气,不,也许此时的他被称为尼古拉·特斯拉更加准确。

         少年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切岛身上:“你就是,召唤我的魔术师吗?”

――――――
  小剧场
爆豪:这章居然没有老子的戏份。
绿谷:小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毕竟这是剧情需要。
爆豪:哈,区区一个废久,竟然还敢来管老子?!!
(真是辛苦出久小天使了。放心下一章都是你们的戏份。)

人物设定

上鸣电气(尼古拉·特斯拉)
职阶:Archer
性别:男性 地域:欧洲
属性:混沌·善 身高:168cm
筋力:D 耐久:C 敏捷:C 魔力:B 幸运:D 宝具:EX
Fate/Grand Order
职阶技能
对魔力:C
将咏唱在二节以下的魔术无效化。
大魔术和仪礼咒法之类的,大规模的魔术无法无效化。
单独行动:B
即便Master停止魔力供给也可以自立的能力。
等级B的话,失去Master也可以继续现界2天。
保有技能
流电学:A
生体电流和魔力的自由转换和积蓄。
魔光、魔风、魔弹这一类没有实体的攻击会瞬间变为电流,当做是蓄电一般变为他本人的魔力补给。
天赋睿智:A
显示着非凡的天性智慧的技能。
除开肉体层面的负荷(神性等)和英雄独有的技能,可以发挥A~B的熟练度。
星之开拓者:EX
成为人类历史上的转折点的英雄才会被授予的特殊技能。
各式各样的难航、难行“以不可能的前提”变为“可能实现的事情”。
拥有高等级的这个技能。
宝具
人类神话·雷电降临(System Keraunos)
等级:EX 类别:对城宝具 距离:1~99 最大捕捉:400人
System Keraunos。
生前的伟业和各种超自然的传说而来的神秘升华后的产物。
操作电磁的能力。多数的神话中传颂的雷电神再临一般的猛威轰向大地。
基本上是以电磁投射为主的攻击。
真名解放的同时会【产生限定·拟似的时空断层】将周围一带破坏殆尽。
虽说是攻防一体的宝具,但燃料却不容乐观。由于很快就会烧光瓦斯,要注意一下魔力残量。尤其注意,真名解放时的魔力消费量是庞大的。
(由流电学这个技能蓄电=魔力补给进行的同时战斗,是作为Archer的他的战斗风格。)

tbc.
   
        切岛和上鸣的故事简直就是黑暗童话啊(笑)至于爆豪胜己的设定会以后再公布 ,上鸣的设定是直接借用祖师爷的,下一场全部都是胜出的戏份了。大家猜一猜第四组master和servant是谁和谁怎么样,猜中的话,。。。多更一点

       





【胜出】【全员向】MIDDLE

             
*中古欧洲背景(伪),架空
*借用fate(圣杯战争)的设定
*大概有十杰paro的龙卡设定
小胜lily2333~

part.2    序幕

        “我问你,你(小子)就是我的master吗?”
     
          “是!我叫绿谷出久!”绿谷条件反射的直起身子大声喊到。遭了,压迫感太强,一不小心就喊出来了。绿谷冷汗直冒,差点没钻进洞里去。少年耐人寻味地看了他一眼。

         “rider”
         “什么?”绿谷出久不由得抬起了头。
          
            少年皱了皱眉头,还是耐心的讲了。“我说我的职介是rider。”

            “那你的真名呢?”绿谷又一次脱口而出。糟了,绿谷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次绿谷出久倒是看清了他眼中的情感――那是看智障的眼神。

           “你是笨蛋吗?”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说了一句。

            果然!绿谷出久在心里呐喊着,超级过分啊!

             “爆豪胜己。”那个少年向他伸出了手。
             “我的名字。”
  
        
――――――――
            
               
               “不过说起来,你的魔力也太弱了吧?”爆豪挑眉看着绿谷出久。

               “干脆叫你废久算了吧。”
              “等等,请不要给别人取奇怪的外号啊。。。”绿谷小声的抗议着,结果自然是遭到了爆豪的无视。突然手表发出了滴滴的声音。

               “那个,我接一个电话。”绿谷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打开手表。

                手表里弹出了一个光幕,上面浮现出了欧尔麦特的身影。

             “我还没把圣遗物.....”欧尔麦特开口了。

             “老师我召唤出了......”与此同时,绿谷出久也开了口。

               “给你。”
               “rider。”
           
                  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先让你的servant灵体化,然后赶紧来我的办公室!快点!”欧尔麦特凝重的说,然后立马掐掉了电话。
 
               “怎么了,不喝了吗?”警长看到身边的人站起身,从衣架拿了衣服就披在身上。

                “有急事。”欧尔麦特回答到“下次再见吧。”
 
                 警长耸了耸肩,举了举杯子。

                 “祝你好运。”

未完待续......

   PS:关于爆豪的性格问题:
      这里是小胜lily啦,因为绿谷小天使的魔力现在不足所以现在是lily的形态(正太大法好(bushi))还有,谁能帮我想一下轰总的servant应该是谁?(贤王闪大家能接受吗?(主要这样剧情能快一点,不过大家知道金闪闪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