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de5

fgo 小英雄 进巨 文豪 小排球 阿松 银魂 黑篮 暗杀 K 全职高手 盗笔 都吃

【胜出】岁月静好

*我就是想看他们结婚(bushi)
*无个性的设定,大概是钢琴师咔X小提琴手久(而根本看不出(*>.<*))
*出久女体化注意

               绿谷出久怔怔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身着婚纱,淡绿色的如同海藻般的长发铺在身后。脸上只化了淡妆,把本人本就不差的五官显得更加精致。

         
              是什么时候幻想过自己穿婚纱的样子呢?大概还是四岁的时的某天,与当时的幼驯染爆豪胜己还称的上是“好友”的一天吧。小小的绿谷出久伏在橱窗边,看得入神,橱窗里盛放着一件非常漂亮的婚纱。而小小的爆豪胜己一则是有点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幼驯染,然而望了一眼就愣住了,他看到自家的幼驯染中眼里闪着难以名状的光。

    
             “走了!”小小的爆豪胜己一把拽住自家的幼驯染。“阿姨她们还在等我们。”

           “可是。。。等一下小胜!”小小的出久虽然被拽走了,但眼神仍然止不住的飘向橱窗。

           “你不用看。”爆豪胜己对着绿谷出久的眼睛吐出了一句,掷地有声。

           “我保证以后一定会给你比那更漂亮的婚纱,所以我们先去找阿姨她们吧!”他的眼睛里满是认真,红色的眼眸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这只是儿时的一句玩笑话,谁想到今天会变成现实呢。

            爆豪胜己有些焦虑地砸着嘴,他满脑子都是绿谷出久穿着婚纱走出来的样子。

         “你今天,竟然打理了头发啊。”面前的红发男人相当惊讶地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爆豪。他看了看爆豪一丝不苟的黑西装和认真系上纽扣的袖口以及端正摆放的蝴蝶结。他咂了咂嘴:“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把蝴蝶结扔到垃圾桶去呢,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种事情了吗?”

     
         “老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要你来管了,狗屎头。”爆豪胜己挑了挑眉,随后难得好心地解释了一句:“本来我是不想这样的,结果老太婆硬说是要给人家一场盛大的婚礼什么的,麻烦死了。”

           是吗?切岛难得好心情一回。看着面前一边数落自己母亲一边脸红到脖子根的爆豪。他无声地勾了勾嘴角。直白点不好吗?也亏绿谷受的了这种性格啊。“那我先出去了,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切岛好心地提示了一下爆豪之后便转身拉起了门帘,离开了。

        “啧。”爆豪小声的骂了一句也转身离开了。

――――――
婚礼现场

           绿谷妈妈牵着绿谷的手走上礼台,她从黑暗中看了看绿谷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脸。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一束光打到了绿谷的身上。于是她稳了稳神经,强迫自己镇定地走上讲台。

           爆豪已经长大了,黑西装显得他的身材修长而又不失分量。绿谷妈妈不禁愣了神,她想起了爆豪绿谷还是小时候的事情,她看到了眼前的男人因为紧张而微微泌出的汗珠。

          “我把绿谷交给你了。”绿谷妈妈把绿谷出久的手交到了爆豪的手里。她看着的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男人,微微笑了笑:“她的以后就交给你了。”

         “嗯。”爆豪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出久女士,你愿意嫁给爆豪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绿谷出久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那么请问爆豪先生,你愿意娶出久女士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出久。”绿谷出久抬起头,来使劲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他现在说的话。

             “我愿意。”

那一年的春天,正如他们。

岁月静好

―――――― fin -------------------

        现在问题来了,是先更这篇文的前传,还是先更MIDDLE,还是要补魔番外(r18)*^_^*

【全员向】MIDDLE

     
*中古欧洲背景(伪),架空
*借用fate(圣杯战争)的设定
*大概有十杰paro的龙卡设定
前文请戳我

part.3    虚伪的战争

     圣堂教会

     傍晚的夜光很是柔和,淡淡的洒在了大地上。
   
    站在教堂中的是一个男人,他的相貌相当英俊,即使右眼下有一个可怖的疤痕也无法推翻这个事实。
 
    “第二个servant已经被召唤出来了呢,圣杯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焦冻。”一个身穿黄色和服的金色男人向空中端起酒杯,酒杯中陈放的是独一无二的美酒。

    “你害怕了吗?”被唤作焦冻的男人,淡淡的转过身去,“英雄王?”

     “哼,你不应该怀疑王的实力,焦冻哟。”王有些不悦地哼了一声,然后一拂袖子向里面走去,“本王便是胜利,你只需牢牢记住,然後深信即可。”

      王的身影渐渐消失了。轰抬起头,凝视着月亮,像是梦呓一般说出了一个名字:“绿谷出久。。。。。。”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亲密无间的小朋友。
         他们手拉手拉勾,要永远在一起。
――――――――

        “终于完成了,我最完美无缺的召唤仪式!”双眼满是血丝的男人,对着前面培养人造人的器械张开了手。

         “看啊,我亲爱的儿子,这是最棒的炉心,是我最完美的杰作①!”脸上露出狂喜神色的男人转过了头,切岛只是呆愣着,看着那个培养罐里的少年,与他一直有十二年友谊的童年玩伴。“上鸣,我有五年,五年没有见到你了......”切岛微微颤抖着,瞪大了眼睛有些诡异的微笑着,如同梦呓一般重复着这句话。

         “父亲,谢谢你给我的礼物!”切岛笑了,但是在狂喜的男人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切岛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他。

       “所以你也没有价值了,请带着创造出了完美的杰作的喜悦,无憾的死去吧。”切岛毫不犹豫的将刀深深插入了男人的腹部深处。

         男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动了动像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又没有说出口。他在临死的最后一秒看到的是切岛那温暖人心的笑容,以及他手上缓缓浮现出的令咒。
――――――
          少年从小就有一个梦想,他想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术师。

        “上鸣,我以后能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魔术师呢?”小小的切岛仰望着城堡外的天空,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

        “如果是切岛的话,肯定没有问题。但是我的话还是要多加努力呢。”上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殊不知年少的一次偶然的谈话,竟会变成以后的现实。
――――――――
        召唤成立――

        培养器纷纷破裂,从一片废墟之中走出来了一个少年。

        上鸣电气,不,也许此时的他被称为尼古拉·特斯拉更加准确。

         少年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切岛身上:“你就是,召唤我的魔术师吗?”

――――――
  小剧场
爆豪:这章居然没有老子的戏份。
绿谷:小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毕竟这是剧情需要。
爆豪:哈,区区一个废久,竟然还敢来管老子?!!
(真是辛苦出久小天使了。放心下一章都是你们的戏份。)

人物设定

上鸣电气(尼古拉·特斯拉)
职阶:Archer
性别:男性 地域:欧洲
属性:混沌·善 身高:168cm
筋力:D 耐久:C 敏捷:C 魔力:B 幸运:D 宝具:EX
Fate/Grand Order
职阶技能
对魔力:C
将咏唱在二节以下的魔术无效化。
大魔术和仪礼咒法之类的,大规模的魔术无法无效化。
单独行动:B
即便Master停止魔力供给也可以自立的能力。
等级B的话,失去Master也可以继续现界2天。
保有技能
流电学:A
生体电流和魔力的自由转换和积蓄。
魔光、魔风、魔弹这一类没有实体的攻击会瞬间变为电流,当做是蓄电一般变为他本人的魔力补给。
天赋睿智:A
显示着非凡的天性智慧的技能。
除开肉体层面的负荷(神性等)和英雄独有的技能,可以发挥A~B的熟练度。
星之开拓者:EX
成为人类历史上的转折点的英雄才会被授予的特殊技能。
各式各样的难航、难行“以不可能的前提”变为“可能实现的事情”。
拥有高等级的这个技能。
宝具
人类神话·雷电降临(System Keraunos)
等级:EX 类别:对城宝具 距离:1~99 最大捕捉:400人
System Keraunos。
生前的伟业和各种超自然的传说而来的神秘升华后的产物。
操作电磁的能力。多数的神话中传颂的雷电神再临一般的猛威轰向大地。
基本上是以电磁投射为主的攻击。
真名解放的同时会【产生限定·拟似的时空断层】将周围一带破坏殆尽。
虽说是攻防一体的宝具,但燃料却不容乐观。由于很快就会烧光瓦斯,要注意一下魔力残量。尤其注意,真名解放时的魔力消费量是庞大的。
(由流电学这个技能蓄电=魔力补给进行的同时战斗,是作为Archer的他的战斗风格。)

tbc.
   
        切岛和上鸣的故事简直就是黑暗童话啊(笑)至于爆豪胜己的设定会以后再公布 ,上鸣的设定是直接借用祖师爷的,下一场全部都是胜出的戏份了。大家猜一猜第四组master和servant是谁和谁怎么样,猜中的话,。。。多更一点

       





【胜出】【全员向】MIDDLE

             
*中古欧洲背景(伪),架空
*借用fate(圣杯战争)的设定
*大概有十杰paro的龙卡设定
小胜lily2333~

part.2    序幕

        “我问你,你(小子)就是我的master吗?”
     
          “是!我叫绿谷出久!”绿谷条件反射的直起身子大声喊到。遭了,压迫感太强,一不小心就喊出来了。绿谷冷汗直冒,差点没钻进洞里去。少年耐人寻味地看了他一眼。

         “rider”
         “什么?”绿谷出久不由得抬起了头。
          
            少年皱了皱眉头,还是耐心的讲了。“我说我的职介是rider。”

            “那你的真名呢?”绿谷又一次脱口而出。糟了,绿谷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次绿谷出久倒是看清了他眼中的情感――那是看智障的眼神。

           “你是笨蛋吗?”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说了一句。

            果然!绿谷出久在心里呐喊着,超级过分啊!

             “爆豪胜己。”那个少年向他伸出了手。
             “我的名字。”
  
        
――――――――
            
               
               “不过说起来,你的魔力也太弱了吧?”爆豪挑眉看着绿谷出久。

               “干脆叫你废久算了吧。”
              “等等,请不要给别人取奇怪的外号啊。。。”绿谷小声的抗议着,结果自然是遭到了爆豪的无视。突然手表发出了滴滴的声音。

               “那个,我接一个电话。”绿谷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打开手表。

                手表里弹出了一个光幕,上面浮现出了欧尔麦特的身影。

             “我还没把圣遗物.....”欧尔麦特开口了。

             “老师我召唤出了......”与此同时,绿谷出久也开了口。

               “给你。”
               “rider。”
           
                  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先让你的servant灵体化,然后赶紧来我的办公室!快点!”欧尔麦特凝重的说,然后立马掐掉了电话。
 
               “怎么了,不喝了吗?”警长看到身边的人站起身,从衣架拿了衣服就披在身上。

                “有急事。”欧尔麦特回答到“下次再见吧。”
 
                 警长耸了耸肩,举了举杯子。

                 “祝你好运。”

未完待续......

   PS:关于爆豪的性格问题:
      这里是小胜lily啦,因为绿谷小天使的魔力现在不足所以现在是lily的形态(正太大法好(bushi))还有,谁能帮我想一下轰总的servant应该是谁?(贤王闪大家能接受吗?(主要这样剧情能快一点,不过大家知道金闪闪是谁吗?))

               
          

【全员向】MIDDLE

              【全员向】MIDDLE
*中古欧洲背景(伪),架空
*借用fate(圣杯战争)的设定
*大概有十杰paro的龙卡设定

part1·故事的开端
        十九世纪末期,伦敦
  
 
         伦敦大街还是与往常一样弥漫着浓雾,在路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酒馆里,随着木门发出的吱呀声,一个略微瘦小削的身影挤进了门中。

          坐在吧台前年轻的警官好像早就知道一样举了举杯子,“你来了呀,欧尔曼特。”他端起酒杯轻抿了一下,“不过说实话要是让你们时钟塔的魔术师知道大名鼎鼎的Lord(君主)居然在这种小酒馆喝酒,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想。”

           魔术师,一个一直不为人知的职业,不仅存在,而且十分被人推崇。而在时钟塔――魔术师的专业学府中处于最高点的魔术师,便可得到君主(Lord)的称号。同时,魔术师会被赋予一个与其实力相应的阶位,从大到小分别是:
             冠位(Grand)
             色位(Brand)
             典位(Pride)
             祭位(Fes)
             开位(Cause)
             长子(Count)
             末子(Frame)
          而欧尔麦特则是凭借实力上位,或真价实的冠位(Grand)。

   
          “说起来也亏你作为冠位却去当教师呢。明明每一代Grand都是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的。”年轻的警长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冰块碰撞发出好听的响声。

     
            欧尔麦特苦笑了一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我是Grand,但是我的师傅是Fes。说了她老人家都发话了,要我继承教室。我也不能不继承吗.......”再说了,就凭我现在的身体,也没有办法进行什么别的活动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摸了摸腹部。那里仍有他五年前在日本圣杯战争留下的伤疤。

――――――――
与此同时,时钟塔
         
            “借过,借过一下!”在走廊上奔跑的是一个身材偏矮,脸上有一些小雀斑的绿发男孩。他一边跑着一边口中呼喊着,怀中紧紧抱着一个盒子。

            “小久,你要去干什么?”一个一个女孩在她后面呼喊了他的名字。“我有一点点急事。”男孩也这么回答了她。

              在男孩手上的,是被称为令咒的东西。今天老师本来是要给我是圣遗物的,不过人不在,应该是去找人喝酒了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桌上的东西应该就圣遗物了。。。。。男孩一边思考着 ,一边跑着。不知不觉中,他就跑到了一个废弃仓库的外面。

           一打开门,便看见杂物堆满了整个仓库。绿谷出久挽起袖子,认命地开始清理仓库。“好累啊。。。”好不容易清理,出了一块儿空地,不过没有时间休息了。绿谷小心翼翼地从盒子里取出了圣遗物,放在了阵法中央。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随着每一句话尾落下,魔法阵便诡异的变亮一分。“在此宣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恶行,
          吾即手握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来自于抑制之轮,天平之守护者!”

        话音一落,突然魔法阵光芒大亮,绿谷出久不禁闭上了眼睛。浓雾渐渐散去,一个少年的影子出现在阵中。

        “唔。。。”突然咽喉处被人握住,绿谷出久不得的轻声呻吟了一声。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双如血般红色的眼眸,但他的眼睛里满是困惑。“勇者。。。”他好像小声的说出了某个名字。

         “那个。。。你可不可以。。。”率部只觉得自己几乎窒息,终于,眼前的少年放松了钳制。绿谷出久大口地呼吸起来,他从没觉得新鲜的空气那么可贵。眼前的少年时一直盯着他看,眼里满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情感。

         终于,在一阵让人屏息的沉默之后,少年终于开了金口:“我问你,你(小子)就是我的master吗?”

      TBC
          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觉得这个设定还行,毕竟如果要写的话,说不定就是个中长篇。如果没人看的话,这个就当一个小短篇好了。对设定有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搜索圣杯战争^ω^。

【胜出】语文学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胜出 语文学好是很重要的事
ooc;小学生文笔;短小
姑且算是贺文

      说实话,如何解读一个傲娇的语言是很困难的事。更别提绿谷出久这个迟钝的人了,堪称爆豪牌打火机 ,哪里不炸点哪里。
       爆豪从小时候就很恼这一点,但每次看到自家发小那双眼睛就没了脾气。好不容易经过曲曲折折终于在一起了,能看不能吃的日子,真的过的很痛苦(爆豪语)。爆豪每天看着绿谷出久在眼前晃来晃去,怨念就差没实体化了。特别是最近这几天有同学会,狗屎头(爆豪语)竟然问他是不是DT?废话!当然……当然是的啦。。。在这之后爆豪就感觉心里憋了一口气,搁哪哪不舒服。于是他今天晚上想这事得有个头。
         “Deko,我们已经交往3个月了吧。”爆豪恶意的将头靠在出久的耳边吹气。语气暧昧至极,又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怎么了?”绿谷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于是他一脸无辜的样子回答了。
            爆豪气的牙痒痒,这废久是真迟钝还是装的?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出来?干脆把事情坦明了讲好了。爆豪报有惩罚意味的咬了一下绿谷的脖子,满含情欲的,压着嗓子说了一句:“Deko,我想抱你。”
            绿谷不禁虎躯一震,就算是像他这么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爆豪的不对劲。抱抱?什么时候还学会撒娇了?“好好好,抱抱😊。”绿谷·纯洁·出久用手环住爆豪然后拍拍他的背。
           爆豪:“……”【有个迟钝的恋人,怎么办?急,在线等。】
                  END

      最后他们干了个爽(bushi)
      一枚简单的小甜饼,感谢收看\^O^/(暗搓搓问一下有扩列的吗?)
       
          

自我厌恶的次男和暴君三男

*还有谁记得小时候的次男与三男~

*一句话引发脑洞

*CP亲情向


(长男视角)

       “不好了!”外面椴松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真是的...又怎么了?不是早说了......“小松哥哥!你去外面看一下吧!只有你才能治得住了!”

       “好啦好啦....”我一边敷衍着他,一边向外走去,反正又是一些无聊的事吧...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空松一边流着泪一边道歉,只看到三男轻松揪住他的头发.......等等!轻松!三男缓缓转过头来,用他的眼睛盯住我。“呦,小松。”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出去玩吗?”我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桶凉水,“呦,轻松."我听见我自己说到:

                       "好久不见。”

(一松视角)

         “喂......臭松.......没事吧?”我看着他,他已经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很久了。“啊......一松吗?没事的........."他挤出了一个微笑,像是要安慰我。我呆呆地看着他走出去,突然浑身起来一阵鸡皮疙瘩。不...不痛了!?他吃错什么东西了吗?!而且他散发的那股气息是什么鬼!话说回来就算变了一个人也那么温柔这点很让人火大!

        先是被三男暴君吓到又被次男的特殊行为惊呆躺尸的末松:.........

【MIDDLE】【哨向】【欢脱向】

   伏八为主!有副CP。

    Part1.

    八田美咲是一个向导。

     

     “可恶!”八田把酒杯狠狠一甩。

        “别啊,八田桑!你做为向导已经很厉害了!”镰本急忙劝阻八田,他张了张口,想喊一个人。突然记起他已经去了青组了。

       “伏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