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de5

fgo 小英雄 进巨 文豪 小排球 阿松 银魂 黑篮 暗杀 K 全职高手 盗笔 都吃

【全员向】MIDDLE

              【全员向】MIDDLE
*中古欧洲背景(伪),架空
*借用fate(圣杯战争)的设定
*大概有十杰paro的龙卡设定

part1·故事的开端
        十九世纪末期,伦敦
  
 
         伦敦大街还是与往常一样弥漫着浓雾,在路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酒馆里,随着木门发出的吱呀声,一个略微瘦小削的身影挤进了门中。

          坐在吧台前年轻的警官好像早就知道一样举了举杯子,“你来了呀,欧尔曼特。”他端起酒杯轻抿了一下,“不过说实话要是让你们时钟塔的魔术师知道大名鼎鼎的Lord(君主)居然在这种小酒馆喝酒,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想。”

           魔术师,一个一直不为人知的职业,不仅存在,而且十分被人推崇。而在时钟塔――魔术师的专业学府中处于最高点的魔术师,便可得到君主(Lord)的称号。同时,魔术师会被赋予一个与其实力相应的阶位,从大到小分别是:
             冠位(Grand)
             色位(Brand)
             典位(Pride)
             祭位(Fes)
             开位(Cause)
             长子(Count)
             末子(Frame)
          而欧尔麦特则是凭借实力上位,或真价实的冠位(Grand)。

   
          “说起来也亏你作为冠位却去当教师呢。明明每一代Grand都是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的。”年轻的警长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冰块碰撞发出好听的响声。

     
            欧尔麦特苦笑了一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我是Grand,但是我的师傅是Fes。说了她老人家都发话了,要我继承教室。我也不能不继承吗.......”再说了,就凭我现在的身体,也没有办法进行什么别的活动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摸了摸腹部。那里仍有他五年前在日本圣杯战争留下的伤疤。

――――――――
与此同时,时钟塔
         
            “借过,借过一下!”在走廊上奔跑的是一个身材偏矮,脸上有一些小雀斑的绿发男孩。他一边跑着一边口中呼喊着,怀中紧紧抱着一个盒子。

            “小久,你要去干什么?”一个一个女孩在她后面呼喊了他的名字。“我有一点点急事。”男孩也这么回答了她。

              在男孩手上的,是被称为令咒的东西。今天老师本来是要给我是圣遗物的,不过人不在,应该是去找人喝酒了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桌上的东西应该就圣遗物了。。。。。男孩一边思考着 ,一边跑着。不知不觉中,他就跑到了一个废弃仓库的外面。

           一打开门,便看见杂物堆满了整个仓库。绿谷出久挽起袖子,认命地开始清理仓库。“好累啊。。。”好不容易清理,出了一块儿空地,不过没有时间休息了。绿谷小心翼翼地从盒子里取出了圣遗物,放在了阵法中央。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随着每一句话尾落下,魔法阵便诡异的变亮一分。“在此宣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恶行,
          吾即手握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来自于抑制之轮,天平之守护者!”

        话音一落,突然魔法阵光芒大亮,绿谷出久不禁闭上了眼睛。浓雾渐渐散去,一个少年的影子出现在阵中。

        “唔。。。”突然咽喉处被人握住,绿谷出久不得的轻声呻吟了一声。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双如血般红色的眼眸,但他的眼睛里满是困惑。“勇者。。。”他好像小声的说出了某个名字。

         “那个。。。你可不可以。。。”率部只觉得自己几乎窒息,终于,眼前的少年放松了钳制。绿谷出久大口地呼吸起来,他从没觉得新鲜的空气那么可贵。眼前的少年时一直盯着他看,眼里满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情感。

         终于,在一阵让人屏息的沉默之后,少年终于开了金口:“我问你,你(小子)就是我的master吗?”

      TBC
          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觉得这个设定还行,毕竟如果要写的话,说不定就是个中长篇。如果没人看的话,这个就当一个小短篇好了。对设定有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搜索圣杯战争^ω^。

评论(4)

热度(24)